昨一早,雨從窸窸窣窣到滂沱猛烈。沿途上我們四個人,男人們一行路,女人們也一行路,八隻鞋走的飛快,像忘了鞋子濕透的壞情緒,一路聊到目的地。對話多家常,不外乎經過市場,來個新廚子與老廚子的交流,不外乎家裡小孩吃穿,細數最近口味變、又添購了什麼行頭。

 

到目的地,開始辦公證手續,手續是制式的,但我的心情是跳躍的,更大大超過結婚日的喜悅。可能因為沒有一定要維持美麗新娘形象的緊繃感、沒有化妝師攝影師兩眼一直緊盯著我:好,看這邊,笑一個。就是很自然地,接受工作人員說:公證阿,恭喜恭喜,這邊抽號碼牌。然後,簽字畫押、簽字畫押。

 

手續完成時,看著自己的身分證配偶欄多了對方的名字,像是自己的城堡中,正式多了個王子常駐,童話故事都是這樣寫的,很久很久以前…。但故事總是寫的保守,劇情可能超展開,可能很無奇平淡。這麼寫吧,很久很久以後,王子公主的現實生活,不過像隔壁陪我們公證的倆老,一個划手機、一個翻報紙,張口聊聊,耳朵拉長聽聽,在平凡不過的日子。

 

#話多了

#純紀錄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容言蜜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